新豪天地-寂寞在唱歌

  下雨了。
  雨天總是煩的,至少在別人眼裏,不能出去放肆的玩。這個初夏是多雨的,連綿不絕的細雨就像一場止不住的哭泣,但在雨中,放肆的心情也隨之雀躍,就好像,期待已久了呢。
  新豪天地挺喜歡雨天的,這樣的天氣,正適合喝上一杯微熱的茶,讀一本白落梅的小說,或者是躺在床上,什麽也不幹,默默地想一些事,一些人。
  雨天,會想到什麽呢?我趴在窗台靜靜地想。
  想到了童年。哈哈,那時候,心情總是歡快的,不會糾結今天穿的這雙鞋會不會髒,只在乎雨什麽時候停。雨千萬不要停啊,如果旁邊的小朋友也這麽說,心裏指定甜甜的想:這下一定不會停的。沒辦法,小時候就是幼稚。不顧大人的勸說,約了鄰家的夥伴,一起到泥溝旁,用石頭,沙子一起搭建所謂的橋。羊角辮濕了,濕哒哒的粘在臉頰上,又癢又黏,用沾滿泥土的手一摸就完事。橋搭成了,又在糾結你住在哪邊,再用泥土搭個小屋,商量著,長大後的事情。雨停了,看著漸漸增多的行人,咬咬牙,狠狠心,把橋拆了,看著被堵住的雨水嘩嘩的流下去,心中平添了一份隱隱的期待。然後兩個人手拉著手一起回家,一起等著挨罵,揚起的嘴角卻盛滿了陽光。
  隨著圓圓的雨點從玻璃上滾落,我的思緒也被扯了回來,我推開窗戶,看著行色匆匆的行人,打著一把把形色各異的傘,不知疲憊般走來走去,迫于生活的生活著,他們所感受到的,不過是一份潮濕的心情。也有小姑娘,打著一把花折傘,將雨滴串成的夢抖落,然後走出我的視線。紫色的梧桐花次第的開放,也抵擋不住冰涼的雨水,三三兩兩的零落在泥土裏,滋養了大地,是不是就會開出下一個花季?
  雨天也會傷感,也會別離,驟雨初歇,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含淚的微笑,隨著火車的遠去而漸漸模糊,正是因爲有充滿誘惑的遠方,所以才有了一場場的別離,以及那止不住的思念。多情自古傷離別,更何況是在雨天?
  然後依次想起蒼茫的遠山,那只被雨水打濕了翅膀的蝴蝶,那搖頭擺尾的魚,還有那隨風搖曳的荷葉,一切都是那麽熟悉,可是小時候的一切,現在在哪兒呢?
  雨天的思緒,零零散散,隨風而去,風吹則走,風息則散。
   

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歸,欲尋芳草去,惜與故人違。當路誰相假?知音世所稀。

——題記

(一)
每當淡淡的陽光灑落在屋頂,迸發出柔和的光芒,郁悒會牽著我的手走過大街小巷,一起接受陽光的洗禮,郁悒也會用嘶啞的喉嚨哼唱著屬于我們的《淺唱》。
"無所謂,該放就放,別讓自己那麽累,無所謂,自由自在,讓夢純粹,靜候輪回。”
沉浸在幸福中的我們,不知道未來會怎樣,是快樂抑或是悲傷與寂寞。
也許,是因爲習慣了郁悒身上特有的青草香味,習慣了用心聆聽郁悒的每句話,感受她的憂愁。
所以,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切感到迷茫和害怕……

(二)
飛機沖上雲霄,劃破天際,也劃破了我脆弱的心靈,在心房留下傷痕。
傷疤漂在死海上,鹽分將他們保鮮,保證每次觸碰都會有鮮血流出和撕心裂肺的
疼痛。但也會打碎我們期盼已久的夢想……
一直都是我太自私,束縛著郁悒將要放飛的翅膀,讓郁悒失去了飛翔的機會,這次,我選擇了放手,讓郁悒去追尋自己的鋼琴生涯。
飛機帶走了郁悒,留下了我,帶走了歡樂,留下了我一個人的寂寞時光。
午夜的鍾聲響起,提醒我回到冷酷的現實中……

(三)
郁悒不在的日子,生活像一攤死水,時間在其中飛梭地流逝著,耳邊不在有那熟悉的聲音,眼前不再浮現出熟悉的臉龐,淚水這種特殊的液體,似乎在郁悒走後,從未幹枯過。
窗外飄著綿綿細雨,被雨霧環繞的城市總是充滿憂傷的氣息,空氣也彌漫著淡淡的憂傷,我抱著雙膝蜷縮在黑暗的角落,望著黑壓壓的天空靠著冰涼的牆壁,等待,等待,等待郁悒的笑容綻放在初陽裏。
偶爾,流星劃過,合並十指許下願望,讓星星帶著它送給遠方的郁悒……

(四)
陽光像往常一樣灑滿著大地,透過窗戶射進我已死去的心中,睜開惺忪的眼睛,又是一個明媚的早晨。
獨自一人漫步在那條無比熟悉的小巷,踩著鵝卵石,枯黃的樹葉隨風飄轉落到地上。一切都如往常,可是身邊少了郁悒的笑聲,少了郁悒的身影,此時的我像個沒人疼的孩子,顧影自憐。
離別帶走了屬于我的歡樂,留下了莫名的寂寞在身邊萦繞,隨之蔓延全身……
那些被新豪天地們稱之“快樂”的時代,一層一層褪去了色彩,被換上了濃烈的黑白對比,把整個世界赤裸裸地分化就連小鳥也不放過,遠處傳來小鳥的鳴叫聲。
聽!那是寂寞在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