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森娛樂注冊-光陰笞馬

空氣中熟悉的味道,又在這個清秋如約而主。那些夾著桂花清香,在周圍彌漫,讓思緒不得不爲此停留,看這深遼的梧桐怎樣鎖住了清秋。
  閑暇是隨手拿了本書,在這看似冷清的小院走著,乏了,便倚著那略帶滄桑的梧樹木,翻開手中的書,讓其中很多動人和故事都在此開始或結束。一陣秋風雜夾著那熟悉和清香拂面而來,經意間,一片梧桐飄旋著,冉冉如碟,輕盈地落在書上。讓人有些欣喜,有些愕然。
  輕撫著這記載著季節變遷的使者,不禁有些畏懼,凹凹凸凸的葉脈正在诠釋著它的經曆。似乎有些憔悴!小心翼翼地合上書,收藏這份秋意,有著那麽幾許詩情畫意,有著那麽幾許失魂落魄,不然上帝怎會如些動容。或許那冷清,纏綿的秋雨便是上帝不小心灑下的淚吧!她沒有舒伯特小夜曲的恬靜,沒有貝多芬交響樂的歡快。
  總是細細的洋洋灑灑,淅淅瀝瀝,涼意中滲著幾許無奈,無奈中透著幾讓溫馨,溫馨中含著幾許溫柔,溫柔中蕩著幾讓細膩,或許這清秋的雨與生俱來就有這般的內涵!
  小橋流水洋溢著幾分雅致靈秀,看著秋葉如同扁舟,隨著溪流,悄然而逝。撫著曆經蒼桑的玉砌雕欄,想著古人也曾幾何時在此涓估淚下。或許在塵世中很悲恸的一件事就是當你遇到一個對你而言意味整個世界的人,但你只能在故事的結尾才發現,然而這時你已無力挽回,只能望目遙思,真正讀懂何謂逝水無痕!
  這清秋的樹,這清秋的草,都帶著那麽點楚楚可憐,綠意中藏著幾分憔悴,讓人憐惜,讓人陶醉,楓葉將蕩山的沒落染成了生命的火紅。當這一切映入你的眼簾。能不爲之震顫麽?能不爲之敬畏麽?冷峻的秋風卷著衰敗和生命走向輪回,失魂落魄已成了特有注解。
  秋高氣爽,或許只有這次才會讓秋感到一絲安慰吧!可秋會在意麽?秋夜,涼了。
  仰望著墨色蒼穹,看著皓月星辰。品著淡淡的菊花茶。感悟著空靈。那騰起的陣陣霧氣驅趕著茕寂,讓自己不再感到空虛。
  或許生活也如同這清秋,仔細品讀著上天賜于的“寂寥“,惜藏著清秋和別致。收藏這清秋的謂歎。不是一種擁有麽?有時想想這庸俗而深遂的塵世,有些不可思議,總愛開一些措手不及的玩笑。只有當東森娛樂注冊們去去的那刻。才知已和她擦肩而過,之後的之後。回蛑也無非就是一次凝淚。一傷遲不的感動。一次涅磐。

  雨總共下過兩次。

一次是在泥濘的鄉間,從高高的青梅樹上落下來,越來越大,越來越沉。

漫山遍野登時響起淅淅瀝瀝的恢宏之聲,天幕被粉刷成了一片單調的乳白,一聲聲驚雷震顫著生靈們脆弱的耳膜,金黃如刀的閃電將東西雙方硬生生地分割成兩大塊。

這場雨好大。

路人折了長長的芭蕉葉遮擋著逃遁,腳步匆匆,極爲狼狽,最後還是淋了一身雨。

豆大的水珠按捺不住急躁的性子,從逃遁者前額的發線處滑下臉頰,沿著脖頸一忽兒便將長衣濕透,不論男女老少無一例外。

像是才剛剛掉進河裏爬上來一樣。

一次是經過那個老地方,豔陽高照,薔薇花開。

可是腳步踏上那塊土地,就好像紮根到了地上一般,心口仿佛湖水中掉落了一顆碎石,一圈又一圈的漣漪直蕩到腦際,往事像洋蔥一般片片剝落。

多麽熟悉的句子。

像極寫過給你的那首三行情詩。

這是回憶潮汐奔騰得最凶猛的時候,斑駁的記憶之鏡像,一閃一閃地頻繁出現與拼接,構築成無法連成章節的膠片一格一格地拉伸,將思緒帶到很久很久以前。

就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一天,你說帶我去走走,我興高采烈得不能自已。

依稀記得你戴了頂呆呆的稻草帽,穿著件白色的寬大男士t恤,高高地紮著兩條馬尾辮子,笑容燦爛得像鄉間的玉米粒兒,露出的牙齒顆顆潔白而飽滿。

我們大踏步走在鄉間的小路上,沿著種滿秋葵和大白菜的青菜地,撩撥著碧綠的禾苗,鑽進高聳的玉米林,攀登在傾斜的黃土坡,在松林和杉樹下俯仰天宇的遼闊。

我們在山上采摘鮮果,楊梅,李子,豆梨,青梅…像山裏的猴王分派戰利品,帶給同村的小夥伴們分享。

陽光打在我們身上,汗水在蒸發,笑容揮灑在蔚藍的天空下,高興得像世界上就只有我和你。

突然就下起了太陽雨,我驚慌失措,你手舞足蹈。

東邊兒還是日光閃閃,可是西邊兒卻是大雨傾盆。

一忽兒泥土味,青草味混搭著雨水味瞬間攻占了我們的鼻翼。

你把滿兜子的鮮果兒放到我手裏,兩只黑溜溜的大眼睛閃著亮光,一股腦兒爬到一顆大芭蕉樹上,折了片大大的葉子,像大英雄一樣舉過我們頭頂,拽著我回家。

最後還是淋了一身雨。

我想說謝謝你的,可眨眼你就走了,像個野孩子那樣跑得飛快。

只是那笑容恍如冬日的陽光一樣暖進了我心裏。

久久還存留著,時不時又溫暖一下東森娛樂注冊。